服裝資訊
?
?

勞保工作服閱讀寺庫,春天再沒來過

發布時間:2021-12-03 18:20來源:未知 作者:小小編 點擊:

               歡迎訪問勞保工作服              引領尚服裝廠的官網
《說文解字》中,“奢”被解讀為鋪張,表意揮霍放縱程度至深,“侈”則被釋義為人多,代指隨行傭人數量甚廣,奢侈二字連用成詞,傳達的浪費與貪欲之意更加重了或反感或批判的負面情緒。

  不過隨著朝堂更迭,詞語、文章需要承擔的功能沒有一成不變,字里行間透露的信息也出現區別。奢侈品也成為一個單純的“昂貴物品”同義詞,代表富有的同時,還代表著商機。

  瞄準奢侈品行業的企業并不少,勝者少敗者多的規律在這個賽道一樣應驗,但盡管如此,寺庫在鎩羽而歸的玩家行列里仍然十分打眼。2021年9月16日,寺庫報收1.63美元,相比2020年同期的2.44美元下滑20%。若以發行價13美元美股計算,寺庫的股價大約蒸發了87.5%。

  遙想2017,寺庫春風得意敲鐘納斯達克,“奢侈品電商第一股”、“***成長力中概股”等名號一擁而上,風頭一時無兩。數年后潮水退去,2020年冬襲來的疫情帶著寒風凜冽,奢侈品行業陷入低迷,寺庫裹挾其中。

  可哪怕經濟漸漸回暖,寺庫的春天,似乎也沒再來過。

  資本?市場?雙重危機

  橫向對比中國境內的奢侈品消費,疫情其實算得上一次反超契機。

  貝恩在報告《2020年中國奢侈品市場:勢不可擋》中寫道:“從消費地域的角度來看,中國內地在全球市場的占比幾乎翻了一番,從去年的11%左右躍升至2020年的20%,我們預計這一增長趨勢還將在未來延續下去。”

  根據貝恩的報告中數據,2020年中國奢侈品的線上滲透率提高10個百分點到23%,電商平臺成為年輕一代獲取奢侈品信息的首要渠道。如此看來,線下消費渠道堵塞,國內奢侈品消費需求不減,寺庫所屬的奢侈品電商賽道應該正值當打之年,最后卻好像事與愿違。

  寺庫于2017年登陸納斯達克,財報更新卻仍停留在2020年Q3,并在2021年5月因“未及時遞交年報”收獲納斯達克的不合規通知函。今年以來,它的股價也持續走低,如今市值僅剩1.15億美元。

  除了二級市場不再看好以外,更嚴重的或許是消費層面的信任危機。

  從今年一月起,寺庫在網上的名聲就不太好。有消費者向媒體曝料貨款遲遲未到,有供應商向法院起訴寺庫虛假履約。

  據《第一財經》報道,年初開始就有許多寺庫平臺商家被拖欠貨款。消費者郭萌萌(化名)則表示,自己在寺庫平臺上下單的商品未發貨、未審核、不退款,尋找客服得到的反饋是系統升級無法操作。“一個電商平臺系統升級25天了,錢被平臺扣去,下單不發貨,圈錢嗎?”郭萌萌憤怒的動態下,還有更多網友表示自己有類似的遭遇。

  幸運的是,郭萌萌持續不斷的投訴最終看見了曙光。北京12345、中國消費者協會、12315官網……多個平臺,重復申訴,鍥而不舍的耐心換回了拖延已久的退款,但郭萌萌本人并沒有感到開心。“我到12315投訴后第二天,拖了一個月的退款突然退回來了。什么平臺維護升級,投訴一下就啥毛病都沒有了,寺庫真的太惡心。”

  然而社交媒體上搜索寺庫,維權成功的郭萌萌只是一小部分。派送不及時、拒絕315調解、退款延期長達兩個月等抱怨無處不在,差評與吐槽取代了幾乎消失不見的好評——這顯然已經超出“背后黑手”等陰謀論可以解釋的范疇,寺庫的內部管理顯然存在巨大問題。

  經過查詢,天眼查已將寺庫***等級劃為“較高”,僅9月4日一天就更新了5起法律訴訟信息,被凍結資金總計約為1242萬元,并在隨后不到一周時間內連續新增3條有關買賣合同糾紛的開庭公告。

  黑貓投訴平臺上,關于寺庫的投訴意見達到2689條,大多數投訴事件集中發生在今年8月和9月,近一個月內的投訴共745條,占比28%。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中,可查詢到寺庫品牌母公司北京寺庫商貿有限公司下的行政處罰信息已有10條,與之相對的是蘑菇街品牌母公司杭州卷瓜網絡有限公司僅1條行政處罰信息,得物品牌母公司上海識裝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更是“暫無行政處罰信息”。

  2018年的品牌升級戰略發布會上,寺庫創始人李日學提出要從精品生活方式出發,“以來自世界各地的精品好物,高端定制化的超級服務”。現階段看來,寺庫不僅沒能向著星辰大海出發,反而背道而馳走入了荒漠沙丘。

  行業***撰稿人孟永輝曾表示:“如果僅僅只是有這么一個概念,但卻沒有真正為商家和消費者帶來真正想要的東西,那么,這樣的概念,抑或是商業模式,本身或許就是一個錯誤。”

  財務狀況堪憂

  2017年寺庫上市時,其實就不乏表達憂慮的投資者。“國內大環境如此,奢侈品想走量?只能說不餓死就好。”長期關注電商投資領域的尹帥這樣認為。

  人們謹慎看好的原因也很充分,雪球網友“價值Gamma”在當時就留下了尖銳五連問:“買奢侈品為什么不選擇天貓、京東而是SC,核心競爭力是什么?800萬的注冊用戶,有多少比例的僵尸粉?貨幣化能力如何,創業十年貌似還沒***吧,有預期嗎?這10年開線下體驗店砸了不少錢,主要面向國人的生意把線下體驗店開到海外是咋回事?不是賣給國人嗎?太多的問號,讓我拿什么相信你?”

  五年過去,現在的寺庫似乎仍然不能有力回擊網友質問。

  代表造血能力的營收指標方面,疫情成了劃開寺庫優劣表現的楚河漢界,2020年一季度起,寺庫的毛利和總收入就陷入了跌跌不休的魔咒。2019年第四季度的毛利增長率由正轉負,相比第三季度下滑33.73%,達到同比下降11.62%,最新數據顯示寺庫的毛利虧損一路擴大至相較以往同期負增長30%。

  收入情況的表現也不盡如人意。財報顯示,未受疫情影響的2019年,寺庫營業收入增速已經出現下滑趨勢,從年初的46.5%一路收窄至年末的13.8%。整理歷年數據會發現,寺庫營收增長率連續走低,2020年Q3入賬13.73億元,同比減少29.3%。截至2020年9月31日,寺庫年度總營收為36.85億元,僅為2019年總營收的53.8%。

  更能直接說明***情況的是凈***。翻看寺庫近年財報數據可以發現,上市以來的***凈利虧損就來自2020年第一季度,盡管不少人表示這與疫情來襲脫不開關系,但就虧損數額來看,2020一季度的4221萬元虧損已經虧掉2019整個四季度的營收,直至2020年Q3,寺庫主營業務創造的收入尚且只有2019年同期的三分之一左右,影響之大超乎想象。

  ***有所安慰的是寺庫的活躍客戶數,從2019年Q1的30萬增長到2020年Q3的52萬。不過細捋增長歷程能看到,2020年第一季度,寺庫的活躍用戶數出現大幅下跌,同比增速也不斷降低,從89.6%一路滑落至7.5%,見頂危機十分緊迫。而對比CNNIC最新發布的第48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6月,中國網絡購物用戶規模達8.12億,由此來看,寺庫能夠覆蓋的人群還遠遠不夠。

  垂直電商之殤

  電商勢力爭端初現時,業內曾有領域垂直與綜合之論,其中不少大佬表態看衰垂直電商。

  樂淘網CEO畢勝坦率表示“垂直購銷式的電子商務是個騙局”,京東CEO劉強東也直言,以零售為主的平臺類垂直電商注定沒有機會。“垂直電商,只有垂直品牌可以存活,不是它的電商平臺有價值,而是品牌有價值。”

  在垂直電商賽道里,同樣美股上市的蘑菇街是寺庫忠實的伙伴。截至9月17日收盤,蘑菇街股價為1.02美元,總市值僅剩1.02億美元,離IPO時的14億美元差之千里。

  參照財報數據,蘑菇街的營收大跳水反映在2020財年,究其原因,2019年開始采取的“ALL IN 直播”戰略有著不小責任。財報顯示,2017、2018、2019財年,蘑菇街分別實現營收11.1億元、9.73億元、10.74億元。當時間來到2021財年,蘑菇街營收為4.82億元,同比下降42.28%,營業收入的負增長更是持續已久。

  垂直電商獲客難的問題不僅籠罩在寺庫上方,蘑菇街也有著同樣的煩憂。除此之外,蘑菇街的競爭對手也實力不弱,向左看,以女性時尚信息分享起家的它影響力不如小紅書,向右望,“ALL IN 直播”的它客群覆蓋面還面對快抖淘的壓制。但比寺庫更值得慶幸的是,蘑菇街大力投入的直播業務有所成效,財報顯示,4至6月蘑菇街平臺直播GMV達26.00億元,在總GMV中的占比超過90%。

  身處越走越窄的奢侈品電商賽道,寺庫也尋求過第二支柱項,表現卻稱不上差強人意。2015年后,寺庫逐漸將業務范疇擴大為寺庫商業、寺庫金融、寺庫智能、寺庫社群等板塊,但分析其近兩年來的收入結構可知,奢侈品售賣貢獻的收入從未低于95%,寺庫的轉型屬于傳說中的“轉了個寂寞”,奢侈品電商的標簽,寺庫依舊頂在頭上。

  奢侈品與其他商品***的不同是高客單價,與其他高客單價商品不同的是更具想象力的消費頻次。家裝家具和3C數碼都被納入高價行列,但硬需求才是催動人們購買它們的欲望之源。很少有人會在短時間買夠五個手機后才認識到需要停止,一個月內購進三個大牌包包的人卻隨處可見,這是奢侈品與生俱來的優勢。

  不過對奢侈品電商來說,優點也有可能轉化為缺點。高客單價意味著相對更高的決策***,所以奢侈品電商的平臺經濟,本質上是一種信任經濟,通過平臺擔保作抵押,給予消費者下單的勇氣。奢侈品的高***是相對意義上的“高”,當信任危機的惡性循環開啟,越滾越慢的***雪球很容易導致崩盤。事實上,有不少行業專家都表示:“相比巨頭玩家天貓京東,寺庫目前只有52萬用戶,無論選擇發力擴大用戶覆蓋面,還是選擇提高消費頻次上限,其實都沒什么贏面。”

  此外,為了讓奢侈品的高溢價顯得名副其實,消費者天然懷抱著對附加服務的更多期待。良好的售前體驗,完善的售后處理甚至一同逛街時伙伴的贊嘆,都成為了線下轉線上時奢侈品電商需要解決的問題。

  互聯網電商的核心競爭力在于比線下商場更低的價格,而低價源于打通供應和渠道。無法說服消費者認可自研品牌的奢侈品電商不能直接提供商品,只能以黏合品牌商與消費者的第三方平臺姿態出現。寺庫相比其他電商巨頭,深耕供應鏈的能力不足之余,差異化選品更是困難重重。中間商掙錢的難處不止辛苦,還有薄利。

  2021年1月11日,寺庫宣布董事會收到公司創始人、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李日學的私有化要約,交易如果完成,寺庫將從納斯達克全球市場除名,也就是退市。9月17日,寺庫發布公告表示獨立注冊會計師事務所將有所調整,新事務所會負責審核截至2020年12月31日的公司合并資產負債表以及當年結束的綜合***、股東***變動和現金流的相關合并報表。

  比拼優質的競爭維度有電商巨頭,比拼低價的競爭維度有直播帶貨,私域流量風聲漸起,還可以發力自營電商的大牌廠商選擇多如牛毛,而寺庫在多快好省的購物需求里已失先機,再想搏出一片天不像上下嘴皮一碰那么容易。

  寺庫的退市與否逐漸有了羅生門的形態,***可以確定的,是它突圍艱難,實力卻不算上乘。

本文原鏈接:http://news.efu.com.cn/newsview-1328207-1.html

勞保工作服              引領尚服裝廠

2021.12.3

上一篇:勞保工作服多開片夾克衫去哪找? ? 下一篇:勞保工作服多開片夾克衫成品規格有哪些?
无码超乳爆乳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