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裝資訊
?
?

勞保工作服閱讀最受爭議的世界首富,他手里攥

發布時間:2021-12-07 18:20來源:未知 作者:小小編 點擊:

             歡迎訪問勞保工作服                引領尚服裝廠的官網
LV、Dior、Tiffany、Fendi、Givenchy、軒尼詩,甚至絲芙蘭、DFS免稅店……全球一半的奢侈品江山都握在一個72歲的老頭手里。他叫阿爾諾,是近20年來最 具爭議的世界首富。奢侈品界對他避之不及,法國《解放報》還曾頭版頭條刊文:“滾!你這個骯臟有錢的白癡”。

  阿爾諾走出辦公室,沒走幾步他來到了一架雅馬哈鋼琴面前。陽光穿過他有些花白的頭發,灑在那張溫文爾雅的臉上,他黛藍色的LV高定西裝和高領羊毛衫透露著法式的優雅,他指間緩緩淌出的肖邦樂曲將浪漫的氛圍推向高潮。

  殘忍、無情、狠辣,這些詞匯很難跟這個男人聯系在一起。銀行家們稱他為“一匹穿著羊絨衫的狼”(wolf in cashmere)。他只需要幾周就能優雅地吞下獵物。

  如果不曾進入商海,也許他會成為肖邦一樣的“浪漫主義鋼琴詩人”,要知道他的母親和他的第二任妻子都是鋼琴家。

  2012年,法國《解放報》在頭版頭條刊登了一張圖片——“手提錢箱的阿爾諾”,大字標題赫然寫著“滾!你這個骯臟有錢的白癡”,來表達對他移民避稅的不恥。

  在近二十年曾經做過世界首富的人中,阿爾諾應該是最不光彩的一個。

  1

  阿爾諾第一次被法國人所注目

  早上6點半古典樂曲準時響起,阿爾諾開始看行業新聞、吃著早餐處理緊急的郵件、給家人和高管們發短信。工作日從早上8點到晚上9點,他會在辦公室忙工作,間隙用30分鐘彈琴放松。

  周六他會到自己的零售商店參觀,他一上午可以參觀多達25家商店,包括競爭對手的門店。如果自家店鋪陳列柜上有塵土,他會立刻給經理打電話。物品陳列他不喜歡的也會一一指出,要求當場改正。

  別以為這是企業初創期的阿爾諾,今年阿爾諾多次登頂世界首富,他依然保持著這個工作表。“他每天工作24小時,”他的兒子說,“睡覺時也會夢到新的想法。”

  他只用了兩年時間就讓瀕臨倒閉的Dior品牌復活。但法國政府卻對阿爾諾失望透頂。

  1984年,法國前紡織業巨頭Boussac瀕臨破產,這個公司大家雖然不熟悉,但它旗下的Dior品牌想必大家并不陌生。Boussac彼時臭名昭著,3萬多員工紛紛罷工,政府急需接盤者。通過暗中調查,阿爾諾發現Boussac的混亂完全是因為政治的混亂和政客插手造成的。

  彼時身處美國的阿爾諾給法國總統寫了一封信。他慷慨激昂地寫道,Boussac作為法國最 大的企業,應該保留Boussac的名聲和完整性,不能拆得四分五裂。他希望全全收購這家企業,并保 證會履行總統的要求,保留所有的員工。

  法國總統當時一定覺得阿爾諾是天選之人,因為他不但有超高的社會責任感,他的妻子安妮還是破產業主的表親,他本身就有優先收購權。就這樣,阿爾諾抵押了自己的全部家業,聯合兩個石油集團、英國匯豐銀行和一個黎巴嫩金融公司,湊齊了4億法郎收購了整個Boussac。

  還沒等法國政府回味“天作之合”,阿爾諾卻突然變臉。

  他對Boussac開始了血腥大洗牌,直到1988年將Boussac關門大吉。他將所有的廠房、設備等值錢的東西全部變賣,8000名工人被趕回了家。但阿爾諾的腰包里多出了16億法郎的資產,還有他的終 極獵物——Dior。

  執掌Dior 30年的總設計師在報紙上看到了自己被解雇的消息,他說“感覺自己像個犯了錯的仆人,突然間被趕出去”。資本不養閑人,既然現在的設計師市場反響平平,那就直接拿掉,然后重金去挖別人的墻腳。在阿爾諾看來,這樣做肯定不會錯。

  Dior兩年時間就奇跡般地復活了,阿爾諾甚至拿下了“奢侈品教父”的名號。他將美國的現實主義帶回來溫文爾雅的法國,毋庸置疑為品牌帶來了活力。

  冷峻和冷酷往往就在一念之差。

  2

  這不是阿爾諾第一次露出他的獠牙

  阿爾諾的話一直不多。

  1959年,阿爾諾10歲的時候,爺爺去世,他跟父親說:“我不能讓奶奶一個人住,我要搬過去跟她一起住”。這也為他日后能越過父親,拿到奶奶掌握的家族公司股份,鋪墊了基礎。

  阿爾諾的爺爺在法國北部的工業之城Roubaix開了一家建筑公司,在地產領域做得頗有名氣。爺爺去世后,他的父親接手公司。

  阿爾諾大學就讀于巴黎綜合理工學院,畢業后他到一個咨詢公司去工作。雖然很快就做到了公司二把手,但阿爾諾不喜歡位居人下的感覺,他要做掌舵人而不是水手。

  1971年他加入了自家的建筑公司。但他很快發現父親所從事的商業地產業務,賺的就是辛苦錢,而且風 險高、回款慢。

  阿爾諾找到父親:“我覺得我們應該賣掉這些累贅,進軍私人住宅地產業務”。一個20多歲愣頭小子天馬行空的建議并沒有得到父親的采納,父親可不想祖父一生的積累敗在自己手里。

  但阿爾諾的字典里沒有“不”。

  他覺得被名畫古董包圍的父親,生活太優越了反而變得畏手畏腳。他開始不動聲色地鼓動公司的其他股東,直到父親昔日的擁簇者紛紛倒戈。

  27歲那年,他將公司的建筑部門賣給羅斯柴爾斯國家建筑協會,賺得4000萬法郎的巨款。交易完成后他才把這一切告知父親。

  次年阿爾諾的奶奶離世,她將自己的股份全部給了寵愛的孫子,就這樣在父親極不情愿的情況下,阿爾諾掌握了實權。

  “逼退”了父親,阿爾諾開始顯露頭角。

  踏上房地產開發之路,公司業績連連攀升,僅僅掌舵公司5年,阿爾諾就成了法國頂 尖的私人住宅開發商,專門開發度假型住宅,賺有錢人的錢。

  悄然間法國變了天。1981年弗朗索瓦·密特朗成為法國總統,開始推崇民粹主義,他迅速將銀行、主要工商業國有化,保 障工人利 益,向富人征高稅。為了保護自己的財產安全,阿爾諾帶著妻子和兩個年幼的孩子逃去美國。

  法國的商人大多比較保守,像阿爾諾這樣跑到美國的建筑商并不多,而且阿爾諾在美國的房地產界也不怎么吃得開。美國人喜歡寬闊高大的房子,對法式優雅并不感冒。

  一次打出租車,阿爾諾跟司機聊起來自己的經歷,司機對法國總統完全不認識,但他卻知道法國的Dior。阿爾諾如獲至寶,Dior不正符合他賺有錢人的錢的邏輯么?Dior顯然比房地產更有前景和想象力,就這樣瀕臨破產的Boussac進入了他的視野。1984年他興沖沖地從美國回到法國。

  他決定抵押全部身家買下Dior。LV集團的老板拉卡米耶還伸出了友誼的小手幫他聯系了拉扎德銀行。坐在銀行家安托萬·貝爾南面前,通過“超級的聰明才智和無 限的雄心壯志”(貝爾南回憶語)他順利拿到了錢。貝爾南還幫他找來兩個石油集團和英國匯豐銀行。

  3

  引狼入室

  LV的老板拉卡米耶不會想到,他曾經幫助過的阿爾諾,會在他的求助中吞下自己。

  雖然阿爾諾掌控了Dior,但彼時Dior的香水業務卻在酩悅·軒尼詩(下文簡稱軒尼詩)的手中。軒尼詩為了避免被收購需要盡快尋找一個同盟,1987年軒尼詩的老板舍瓦利耶倉促決定與LV合并,就這樣LVMH集團誕生了。

  兩家合并之后內斗不斷,矛盾沖突與日俱增。為了快速結束這場內耗,LV的老板拉卡米耶找到阿爾諾,他以Dior香水做誘餌,請求他幫忙一起趕走舍瓦利耶。畢竟拉卡米耶曾經幫過阿爾諾,所以阿爾諾滿口答應,并準備公開收購LVMH集團30%的股份。

  舍瓦利耶怎會坐以待斃,他暗地里邀請了英國健力士集團,想通過不斷提升軒尼詩的海外銷售業績,提升軒尼詩在公司的話語權,架空LV的拉卡米耶。阿爾諾也參與了進來,他的Dior公司跟健力士集團又注冊了一個合資公司,讓阿爾諾暗地里獲得了LVMH 24%的股份。

  此后阿爾諾演起了“無間道”,讓爭端的雙方都以為他是自己的盟友。1987年華爾街大熊市再加上兩家內斗,LVMH的股價跌去了近一半,他暗地里繼續瘋狂搜集LVMH的股票,最終持有集團合計43%的股份。

  就這樣他將曾經的兩位“盟友”踢出局,LVMH落入了阿爾諾的口袋。

  員工見面會上,阿爾諾說“權利的空窗期不會出現,明天我就來領導公司”。他掌控公司后依然是熟悉的血腥大清洗,將那些公司礙于情面不好裁掉的老人和業務統統拿掉。LVMH的報表變得越來越好看。

  此戰之后,阿爾諾留下“一匹穿著羊絨衫的狼”(wolf in cashmere)的惡名。人們說他不像法國人,更像美國人,他將美國式的野蠻行為帶回溫文爾雅的法國,讓法國人毫無招架之力。

  阿爾諾體驗到了弱肉強食的快感,他的胃口變得越來越大。

  他開始在LVMH這座大廈上添磚加瓦。之后對Fendi、Kenzo等幾十個品牌的收購都沿襲了自己的一貫手法:恰逢經濟陷入低谷或公司存在內部矛盾時,充分利用制度或者規則的漏洞“趁虛而入”。

  奢侈品界對阿爾諾避之不及,他像瘟疫一樣席卷著他碰到過的每一個品牌。

  4

  沒有人能永遠地站在勝利的一端

  所向披靡的阿爾諾也有踢到鋼板的情況。

  由于荷蘭的證監法不要求收購方向被收購方提供收購方案,1999年阿爾諾悄悄地在20天內從Prada和二級市場,以14億美金收購古馳(Gucci)集團34.4%的股份。

  大權在握的阿爾諾眼看就要將古馳擁入懷中了。

  可精通法律和管理的古馳CEO德福爾并不好惹。

  德福爾找到阿爾諾跟他說:“想要控制公司,就要收購公司100%的股份。”阿爾諾只想獲得控制權,并沒有心思和能力買下整個公司。在德福爾的逼迫下,阿爾諾惡意收購的意圖昭然若揭。

  面對惡意收購,古馳啟動了“毒丸計劃”(他們上市之前就已經討論好的應對惡意收購的方案)——通過員工持股計劃大量增發新股。阿爾諾手中持有的股份被稀釋到了20%。

  反應過來的阿爾諾吃了啞巴虧,于是將古馳告上了法庭。雙方的糾纏讓古馳的股價一路下跌。為了避免夜長夢多,德福爾干脆將古馳“嫁入豪門”,斷了阿爾諾的念想。他將古馳總股本的42%以30億美元的價格出售給PPR公司(后來的開云集團)使其成為古馳最 大股東。

  眼看煮熟的鴨子飛了,阿爾諾只能將手里的股份賣給了開云集團,將開云集團送上全球第三大奢侈品集團的寶座。但不要以為阿爾諾是失敗者,通過這次收購和轉賣他輕輕 松松賺了6億美金。

  惡狼不會停下覓食的腳步,養精蓄銳之后,阿爾諾發現了更有誘惑力的獵物——愛馬仕。

  處在奢侈品食物鏈頂端的愛馬仕像個高不可攀的公主,高高在上、獨一 無二。得到她顯然比得到古馳要令人興奮得多。

  尋找漏洞是阿爾諾攻陷愛馬仕的第一步。他發現愛馬仕繼承人雖然持有73.4%的股份,但沒有一個人的持有量超過5%。面對一盤散沙似的股權結構,想要擊破并不難。

  這場有預謀的滲透從2001年就開始了,為了不打草驚蛇,狡猾的阿爾諾開始以離岸公司的名義購買愛馬仕股票。由于愛馬仕規定超過5%的股權變化需要對外公告,于是趁著2008年次貸危機,他在二級市場悄無聲息地將持股量提升到4.92%。

  要拿到超過20%的愛馬仕股票,又不能打草驚蛇,該怎么操作?阿爾諾自有妙計。

  2008年下半年,LVMH陸續和三家投行簽署股價對賭協議(三個投行跟阿爾諾簽訂對賭協議,投行以自己的名義買下愛馬仕的股票,并在兩年后賭約結束時“贏得”阿爾諾承諾的錢,將股票“輸給”阿爾諾),標的規模為愛馬仕17.1%的股份。2010年10月22日-24日,3個對賭協議到期,阿爾諾昭告世界自己持有一共22.02%的愛馬仕股份,遠遠大于任何愛馬仕家族成員的持股。

  潛伏十年的毒蛇一夜之間現身,并且已經咬住了愛馬仕的命脈,打了它個措手不及。

  12月,50多位愛馬仕家族的繼承人在巴黎召開了一次秘密會議,商議對抗阿爾諾。為了避免個別成員被擊破,他們決定將家族成員持有的50.2%的股票鎖定,并且未來20年里不允許出售,從而保 證愛馬仕在愛馬仕家族手中。剩下的12.5%的股份,愛馬仕家族的托管基金有優先購買權。

  隨后愛馬仕將阿爾諾告上了法庭,阿爾諾的持股被要求降低到8%,5年之內不允許購買愛馬仕股票。

  阿爾諾的計劃告破,但他還是望向愛馬仕冷冷地喊了一句“我還會回來的”。

  5

  嗜血者的精打細算

  阿爾諾四處狩獵,如今LVMH的版圖已經占據了奢侈品市場的半壁江山,旗下共擁有75個品牌,包括Louis Vuitton(路易威登)、Christian Dior(迪奧)、Fendi(芬迪)、Givenchy(紀梵希)、Bulgari(寶格麗)、Marc Jacobs(馬克·雅可布)、Kenzo(凱卓)、葡萄酒和烈酒品牌Dom Pérignon(唐·培里儂)、Cheval Blanc(白馬酒店)、La Samaritaine(莎瑪麗丹百貨)、美妝連鎖店Sephora(絲芙蘭)、免稅連鎖DFS等。

  2020年1月18日,70歲的阿爾諾以1165億美元身價超貝索斯9億美元,成為世界首富。

  2個月前(2019年11月),他剛剛敲定了整個奢侈品行業有史以來最 大的并購意向——162億美元收購美國珠寶巨頭Tiffany(蒂芙尼),增強LVMH集團在珠寶板塊的實力。

  但原本順風順水的劇本突然升起了波瀾。

  新冠疫情對奢侈品市場形成沖擊,阿爾諾感覺這場交易不劃算了。

  2020年9月份開始,LVMH集團公開宣布法國政府要求其取消交易,稱Tiffany管理不善,在2020年上半年大量流失現金。Tiffany則指責LVMH集團采取拖延戰術,雙方甚至因此對簿公堂。

  2021年1月,拉扯了數月阿爾諾終于以158億美元完成了對Tiffany的收購,輕 松省下了4億美金。

  2021年以來,阿爾諾一直在首富的座位上進進出出。

  8月5日,阿爾諾以1975億美元的資產凈值,再度登頂首富。雖然很快又被馬斯克擠下去了,但他財富的增長速度讓人震驚。

  阿爾諾從未停止在奢侈品版圖上搜尋獵物,為了讓自己的品牌跟上時代,他還充分利用自己5個孩子的嗅覺,拿下那些年輕人愛的品牌。日默瓦旅行箱、潮牌off-white的收購都是由他的孩子們主導。看到了喜歡的公司,哪怕公司的業務人員并不支持,阿爾諾也會對兒子或者女兒說,“買去吧!”

  “我們的父親非常好勝。他不喜歡失敗。這是他傳遞給我們的。”阿爾諾的孩子們說。阿爾諾看上去精力依然旺盛,孩子們也希望他繼續征戰,阿爾諾的權力交接問題外界一直看不出他的傾向。一位長期觀察人士表示,當阿爾諾最終交班時,“將上演一場‘權力的游戲’”。

  但阿爾諾不以為然,他堅信自己的孩子不會彼此廝殺,因為他們和睦友愛,每個周末都會在一起會餐,氣氛融洽和諧。孩子們說,唯有在打球的時候,他們看彼此的眼神會變得復雜,因為他們如父親一樣不喜歡失敗,不喜歡聽到“不”。

  6

  貴賤之分

  若以成敗論英雄,阿爾諾是“成功者”,他是“能令品牌復活的魔法師”,這些品牌的確在他大刀闊斧的改革下起死回生。

  有人總結了他的“套路”:強調品牌的珍貴和永恒;不斷吸納新鮮的設計(甚至不擇手段,不惜被告、罰款也要挖墻腳搶設計師);然后瘋狂地投廣告。

  對他的爭議也從未停止。美國《商業周刊》形容他為:一個財富的洗牌者、一個入侵者、一個法國川普。有人覺得阿爾諾雖然討厭,但畢竟都是跟大佬的廝殺,并不會波及自己,但事實并非如此。

  2020年5月疫情影響下,阿爾諾成為了商界的“可憐”人。由于線下消費受阻,LVMH股價下跌19%,他的資產直接縮水2000億人 民幣(約合300億美元)。但阿爾諾并不驚慌,握著有錢人的剛需和虛榮者的命脈,握著奢侈品界的半壁江山,想要挽回損失一招即可——漲價。

  中國人買走了世界上三分之一的奢侈品,疫情又率先得到遏制,漲價就能讓公司有好看的財務數字。以LV為首,LVMH旗下的奢侈品價格開始一漲再漲。不過正如阿爾諾所料,很多人還是一邊罵一邊“吃土”省錢買包、買表……

  如果阿爾諾的人生是一個東方劇本,那他一定不得善終,因為他的種種行為勝之不武,為君子所不齒。但在弱肉強食的時代,在美國“精致的利己主義者”的粉飾之下,功成 名就才是最 大的高貴。

  他甚至有的是錢來重新塑造是非曲直,到時候故事也許會成為另一個版本。

  阿爾諾雖成功登上富豪寶座,演繹著極 致的富有。但如果每一個商人都是阿爾諾,世界會是什么樣子?

  “時勢為天子,未必貴也,窮為匹夫,未必賤也。貴賤之分,在于行之美惡”,但愿首富們、資本們聽得懂莊子的意思。

本文原鏈接:http://news.efu.com.cn/newsview-1328292-1.html

勞保工作服                引領尚服裝廠

2021.12.7

上一篇:勞保工作服多開片夾克衫成品規格有哪些? ? 下一篇:沒有了
无码超乳爆乳中文字幕